引子

最近,「996」这个词火了。996.ICU 的 GitHub 项目,在短短两周多的时间里就获得了 超过 20 万 的 Star。一方面,这表现出「996」所获的关注度之高,而另一方面,这也反映了「996 工作制」在中国的程序员群体中实则是十分普遍的现象。

这里引述一段 996.icu 上的内容:

“996”工作制,即每天早 9 点到岗,一直工作到晚上 9 点,每周工作 6 天。“996”工作制的周工作时间为最低 12x6=72 小时。

什么又是标题里的「7106」呢?让我们对上面这段话稍作修改:

“7106”学校作息制,即每天早 7 点到校,一直学习到晚上 10 点,每周上课 6 天。“7106”作息制的周学习时间为最低 15x6=90 小时。

事实上,「7106」作息制正是中国绝大多数高三学生、甚至是高中生的现状。

现状

作为一名某教育落后省的高三狗,我相信我对于当前高中的作息制度还是有一点发言权的。以我们学校为例:

时间 安排
7:30 到校
7:30-7:55 早读
7:55-8:35 第一节课
8:35-9:05 跑操
9:05-12:15 第二-五节课
12:15-14:00 午餐 & 午休
14:10-17:25 第六-九节课
17:25-18:05 晚餐
18:05-22:00 晚自习

天还没亮就要出门、一天九节课、长到窒息的晚自习……可以说,「996」跟中国高中生的日常作息比起来,又算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如此的作息制度会对学生的身体健康产生怎样的影响,我们尚且不得而知;但在此之外的精神压力,则更不应该被忽视:一周两三次的各科考试、每天四五张的卷子、某些老师的「教育」、家长「多一『分』鼓励,少一『分』责备」的态度……我不知道中国千千万万高中生是怎样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,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教育对人究竟会产生如何的影响。

但我至少知道一点:这样的制度,是 不应该存在 的。

马云谈「996」与老师的心灵鸡汤

说回「996」。几天之前,马云才对这件事发表了他的看法,下面就摘录一段 新闻材料

在马云看来,今天中国 BAT 这些公司能够 996,是我们这些人修来的福报。“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,你去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,你去想想下一个季度公司的 Revenue 在哪里都还不知道的人,你去想想你做了很多努力的程序根本没有人用的人……”

马云还说,自己到今天为止,肯定是 12x12 以上。马云还提醒现场的人,加入阿里,你要做好准备一天 12 个小时,否则你来阿里干什么?“我们不缺 8 小时上班很舒服的人。今天我们要招一些 8 小时上班,每天坐在一个好的办公室,条件很好,食堂也不错,出去荣誉感也不错,这样的人满大街能找到。”

“我希望阿里人热爱你做的工作,如果你不热爱,哪怕 8 个小时你都嫌很长,如果你热爱,其实 12 个小时不算太长。”马云说。

对于这样的言论,暂且不做评论。不过我们不妨又把它改一改:

在老师们看来,今天中国的高中生能够 7106,是我们学生修来的福报。“你去想一下没有书读的人,你去想一下在山村中学读书的人,你去想想读着职业学校对未来一片迷茫的人,你去想想那些只能自学、找不到出路的人……”

老师们还说,自己到今天为止,肯定是每天工作 15 个小时以上。老师还提醒现场的学生,要读高中,你要做好准备一天 15 个小时,否则你上高中干什么?“我们不缺 8 小时在校很舒服的人。今天我们要招一些 8 小时在校,每天坐在一个好的教室里,条件很好,食堂也不错,出去荣誉感也不错,这样的学生哪里都能找到。”

“我希望同学们热爱你的学习生活,如果你不热爱,哪怕 8 个小时你都嫌很长,如果你热爱,其实 15 个小时不算太长。”老师们说。

怎么样,是不是毫无违和感?事实上很多老师的说辞也真的差不多。诸如「你现在不努力,还想什么时候努力」、「年轻人,每天少睡一两个小时问题不大」、「早死一年,什么睡的时间都够了」……以上种种言论,就都出自于我们 睿智的 班主任之口。

如果说马云等企业家公开支持「996」是出于压榨劳动力、保证资方利益和维护行业不公平「潜规则」的需要,那么老师们「心灵鸡汤」般的说辞,则有着更复杂的原因。

一方面,很多老师也不想一天工作 10 多个小时。学生是人,老师也是人,如此高强度的学习工作,没有谁会受得了。然而,校方如此规定,学生不得不遵从,老师又能怎样?当「7106」成为大多数学校不成文规定的时候,身在其中的学生或是老师都没有反抗的能力。

另一方面,那些「非蠢即坏」的老师也确实存在。身处学校这座象牙塔中,学生、家长的尊敬与可观的收入[1],让不少老师或主动或被动地成为了现有教育制度的维护者。换言之,「7106」这样的作息制度,无疑增加了教师的工作强度,但也为他们带来了一定的好处。另外,某些素质较低的老师(这样的老师并不少)不仅向学生灌毒鸡汤,自己也深信不疑,中毒颇深。上文所述我们 睿智的 班主任,就是一个不错的例子。

这里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。不知道是我们学校的特殊情况,还是很多学校都是如此 —— 那些不太赞成「7106」等制度的老师,往往只是普通的科任老师;而年级主任、班主任一类的老师,则往往是「7106」的坚定执行者。在此,我也不想再去深究到底是他们的屁股决定了脑袋,还是脑袋决定了屁股。

「学生的声音」都去哪儿了?

说完老师,我们来谈谈学生的看法。这次「996」事件能广受关注,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程序员群体自身的努力。那么,学生自己有能力为「7106」这样的制度发出呼声吗?

显然没有。

有一些「心大」的同学(请允许我这么描述)可能觉得「7106」并没有太大的问题,毕竟好像「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」。甚至,我是说甚至 —— 有那么一些人,乐在其中。这里就不得不承认一点,我也不知道大部分高中同学对「7106」究竟是怎样的看法。是默默接受?习以为常?苦中作乐?从比例上来说,也许没有多少同学像我一样对它有着强烈的反感。不过我还是要问,多数人都接受的制度,就是正确的吗?

也正如上面所说,即使反感,又能怎么样?写着「自愿」二字的晚自习,有几人又是真的自愿参加,但又有几人敢于自愿不参加?「被自愿」,本身就是集体中极为普遍的现象。

我们没有发出呼声的能力,甚至连寻求帮助的能力都没有。向老师诉苦,得来的是不痛不痒的安慰、空洞无比的说教;向家长诉苦,得来的是「大家都这样,你怎么不看看别人家孩子…」的斥责、「我们那会儿条件可比你们现在差多了」的埋怨……

(此处抱紧愿意听我瞎说的沙雕网友们)

「沉默呵,沉默呵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。」那些跳楼的学生,他们无声地爆发了,但也只是昙花一现 —— 影响不了什么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他们所留下的,除了只知悲痛却不加反思的家长,还有 ——

学校走廊外厚厚的铁丝网。

「7106」真的有必要吗?

要探讨高中「7106」的必要性,就不得不分析一下这种制度的成因。

前文提到,「7106」已然是高中间一项不成文的规定。这样的作息制度究竟从何而来?这里不妨引用文章《“剧场效应”到底如何绑架了当代教育?》中的一段内容:

第一阶段(坐着看戏):所有学校都按国家规定执行,比如一周上五天课,每天上 8 节课,没有早晚自习,挺和谐的。

第二阶段(个别人站起来看戏):突然,有个学校改成一周上六天课,每天上 10 节课,结果取得了较好的办学成绩,赢得了家长的好评和追捧。

第三阶段(所有人站起来看戏):于是,其他学校迫于业绩考评和家长的压力,也被迫跟进。一段时间后,学校都成了六天上课制。一个学校不守规矩必然演变成所有学校都不守规矩(除了那些自己放弃竞争的所谓“烂校”)。于是大家的办学时间达成了新的平衡。

第四阶段(站在椅子上看戏):某些学校索性失去下限,改成两周休息一次,加上早晚自习。更有甚至发展到早上五点起床,晚上十一点才休息。于是,其他学校也被迫跟进。

……

当大家都变本加厉的延长了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后,所有学校在这个恐怖的节奏下达成了新的平衡:先延长时间的学校在一小段时间内取得一定优势(如某些县中),但随着其他学校的迅速跟进(市中、省中也在上课时间上“县中化”),这些先发学校的优势也逐渐丧失。各个学校与原来五天工作制的情况下比较,办学成绩和排序没有本质变化。不同点是:所有学校、学生、教师都更累了,但得到的仍是原来那个排名而已。只是,谁也不敢再回到五天工作制,谁也不敢退回去了。

「7106」的制度,是各方互相作用的结果,也是一场恶性循环。从学校的角度看,先是有某些学校通过「7106」获得了一些成绩,接着不少学校纷纷跟进,最终必然演变为所有学校都搞「7106」,一种新的作息常态形成了。从老师的角度看,在校时间的大幅延长不仅让教学变成了一种体力劳动,也使钻研教材教法、学习课改经验变得没有意义 —— 让学生背书、默写、翻来覆去过关不就好了?从家长的角度看,不少家长(包括我自己的)只关心孩子到没到校、在校多久,对于学习体验乃至学生的心理健康,没有任何关注与重视。可以说,「7106」这样的作息,给了家长心理安慰 —— 孩子都在校学习那么久了,再有什么问题也是孩子自己 / 学校的问题,与自己无关。

后果呢?所有人都更累了,但教育质量并没有因此提升。

到这里,「7106」到底有没有必要,已经有答案了。当所有学校都执行这样的作息制度之时,没有哪一方能绝对地获利。这样的制度,本就 不应当存在

写在后面

本文实际上是我一时兴起而成。正好是这周六补课时,无心听讲,百无聊赖,于是偷偷拿手机敲出了本文的前半部分。没办法,身为一名「普通高中生」,除了在这里骂上两句,我还能做什么呢?当所有人都默默接受这样的制度时,你若不认同,那你便成为了特立独行的异类。

对于本文所述的一些现象,在各个地区的学校中可能会有所不同。有时,我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身处的环境并不如河北衡中那般「炼狱」,还是该哀叹学校的制度不如某些教育发达省市的学校那般宽松。但是,只要是处于当前教育制度的大环境下,各个学校的情况就不会有太大的差别;而由于上一段中所述的种种因素,这样的现状也难有改观。

就在几年前,「周六补课」在我市高中里还不是一个普遍的现象。而现在,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已跳进了补课的怪圈里。从悲观的角度来看,中国高中生的在校时间会越来越长,所受的压力会越来越大;相应地,学生空余时间被进一步压缩,心理环境继续恶化。有一种说法是「现在学生的心理承受能力大不如前,稍微受一点小小的挫折就要跳楼」。我只能说,这显然忽视了现在学生身边无处不在的压力。那「小小的挫折」,可能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。

而我今天走出学校时,偶然看见了一块标语牌: 什么时候,家长和老师才能停止以「我是为了你好」为借口,去道德绑架学生呢?我不知道。

虽然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保护了不少未成年人渣,但是…未成年人,真的是弱势群体。有人关注程序员的「996」,我希望也有人关注高中生的「7106」—— 但,这也只是希望罢了。


↩︎ 注

  1. 如果只看基本工资,那么老师的收入可能称不上「可观」。但如果考虑校外补课收入,年入几十上百万的高中老师大有人在。以我们这里为例,高中名校教师校外补课的收费普遍在 ¥200/人/次 以上,不少老师在家中开班,甚至不存在场地费等问题。


附:一些问题

是,您说的对。

我不合群,我道歉,我认错,我检讨。

「接受不了『996』,你怎么不辞职?不喜欢这个国家,你怎么不移民?」
一个道理。

我真庆幸,我比您年轻。

办法?活着好累,不如去死。